心上人

@海底游弋的鱼

《脸红的思春期》42(完结)

这是最好的一个思春期啦
再会呀

卷毛先生:

8898字的完结章,给思春期一个圆满的句号吧。


 


 


 


C42


 


两个月的暑假时间一晃而过,陆思恺的高二学年终于拉开了序幕。


一开学就是八中高二年级教研组为学生精心准备的考试,陆思恺认认真真考了三天,最后一门科目解散时简直接近虚脱。


因为只是权当检测暑期复习预习成果的考试,成绩很快就全部出来了,陆思恺本来在八中就只有秦颂这个劲敌,现在两人一人占文科第一,一人占理科第一,井水不犯河水,也挺好。


但令陆思恺情感复杂的是,王俊凯这次考试居然,考了文科年段第19名。


这个成绩晋升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啊!
陆思恺惊恐地想,该不会下一次考试王俊凯就超过她了吧?


 


其实真要超过,陆思恺当然也不会嫉妒啊眼红啊什么的。


可是,关键是,重点是……


她在王俊凯面前就只有“学习成绩好”这个优点可以显摆,万一王俊凯哪天真的考得比她高了,陆思恺绝对会自惭形秽、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然后生活就会过得相当不快乐。


由是,陆思恺下定决心,从今天开始她要更加努力学习,一定不能让阿俊在学习成绩上超过她!


 


……谁说早恋耽误学习的?这不特别有利于学业进步么?


 


-


 


九月过半,学业繁忙之余,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接踵而至。


那就是王俊凯的十六岁生日马上就要到了。


陆思恺为此纠结了快一个月,愣是不知道可以送王俊凯什么来作为生日礼物,要么不实用,要么没创意,要么买不起,要么太廉价。


实在是很愁人了。


最后没办法,只得向少女心爆棚的曾琳女士求教,曾琳女士给她的建议是自制巧克力,陆思恺考虑到王俊凯不太爱吃甜食,遂决定把自制巧克力改为手工皂。


她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只要材料买齐全,就可以自己制出那种既实用又好看的手工皂,陆思恺打定主意,她要给王俊凯做一个大大的、爱心形状的、粉色的手工皂,嘿嘿。


 


陆思恺还以为自己一点也不少女呢。


 


王俊凯生日这天正好是星期五,本来说好了一起走,但陆思恺中午就发微信给王俊凯说自己临时有事,让他下午放学直接去约好的餐厅见面。


餐厅是崔平定的,因为和老板关系好,差不多算是包场。


说到这里,王俊凯也是服了自己这位朋友了,吃喝玩乐只要有崔平,通通都不是事儿。


 


下课铃一打响,他就收拾好书包,搭在肩上,哼着歌慢慢踱出了教室。


他现在所在的三班虽然不是实验班,但也许是因为男生少,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有学习氛围的,因为有高一新生进校,再加上他每天认真学习,成绩突飞猛进,王俊凯曾经的“八中校霸”称号也已经退位让贤,由下一届一个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生正式担任。


——还别说,陆思恺脑子里幻想的校霸形象,起码得有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吧,王俊凯担任校霸这个职位别提有多失职了。


 


才刚走出教室,身后就传来一个羞答答的女声,叫住他:


“王俊凯!”


他转回身,是同班的一个女同学,记不清名字。


他有些疑惑,回想一下,好像和这个人平时没什么交集,遂“嗯?”了一声。


女生抬起眼,含羞带怯地,小声道:“生,生日快乐!”


王俊凯:“……”


想起自己的小女朋友每天挥着爪子气愤他太有魅力沾花惹草,王俊凯不由得伸手揉了揉鼻尖,表情十分不给面子地现出冷淡来,声音也颇为冷淡地回了一声“谢谢”,就挥手离开了。


身后传来那个女生同桌的声音,“唉,我看你也真是执着,人家和他女朋友那么恩爱,我看你就放弃吧。”


“我也没想怎么样啊……”祝他生日快乐的那个女生委屈地说,“只不过生日祝福一下,他干嘛这个样子啊,好像我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走远的王俊凯耳朵灵光得很,闻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嘛,他也觉得人家祝自己生日快乐,他这样挺不适合的,但那女生明摆着就是对他“有点意思”,他可不想惹陆思恺不开心,也不想给别人哪怕一丁点不该有的幻想。


所以没礼貌的锅都给他吧,反正也不会少一块肉。


 


王俊凯朝不远处的校门走去。


崔平和章武俩家伙还没放学就翘课溜了,发消息说他们先去餐厅做准备,王俊凯拿不准这两个大老粗能做出什么令人惊叹的“准备”来,但一面又觉得好笑,男生么,果然粗犷一些,做准备就说做准备,一点套路都不用,陆思恺就不一样了,明摆着是要赶去餐厅做什么,却还跟他胡诌说临时有事,发语音过来解释,声音都因为心虚发着抖。


唉,陆思恺可真是太可爱了。


他十年如一日地在心里甜蜜地念了一声,便抬头去看头顶的天空。


 


夏季天黑得晚,这会儿刚放学,又是周五,比平时更早一些,所以天还是很亮堂,未到黄昏。


王俊凯出校门的时候,校门口保安亭的警卫从窗户里伸出脑袋,朝他喊了一声,“王俊凯!”


怎么今天这么多人找自己,全世界都知道今天我生日了么。


他一面在心里默默吐槽,一面乖乖地走向保安亭,问了句,“什么事?”


警卫把唇边的烟移开,另一只手抓了个碎花包裹递给他,“刚才有个女生说让我给你的。”


“……谁?”王俊凯愣。


警卫皱了下眉,“我怎么知道,也就是你高一太闹腾,我才认得你,全八中那么多人,我怎么可能谁都认得?”


王俊凯只好默默接了过来。


 


但抬起来打量了一眼手里的碎花包裹,他有点犹豫要不要打开。


十有八九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女生送给他的。


但王俊凯又不是那么确定,提着个碎花包裹走在路上太引人注目了,而且带到餐厅,指不定陆思恺会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再说,万一里面的东西很贵重的话,他最好还是还回去比较好,说不定里面有包裹主人留的字条。


稍作思索,他就择了个没那么多人经过的角落,把碎花包裹打开了。


一打开,本来王俊凯还绷着的脸登时笑开了。


他取出包裹里的字条,看到上面熟悉的隽秀字迹,唇边的笑憋啊憋,硬是没能憋住,在角落里咧着嘴,笑得像只傻兮兮的智障猫。


 


字条上是陆思恺的笔迹,写着:


“快打开这个MP3!”


 


只见包裹里什么都没有,就一个老式的MP3,也不知道陆思恺是从哪个角落旮旯翻出的老古董,是那种显示屏只能一次性显示五六个汉字的、十分老古董的老古董。


王俊凯好奇地按下开机键,屏幕上还出来了一个特别丑的“hello”字样。


他嘴角翘着,觉得自己的小女朋友真是太能给他惊喜了,这样的MP3居然也能被她找到,也不知道陆思恺还有什么事是干不成的。


所以,MP3里有什么呢?


他尝试着操作了一下,毕竟是王俊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MP3款式,而且看按键的磨损程度还有点年头,王俊凯操作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担心按错键给一不小心搞坏了。


 


不过所幸MP3款式旧归归,操作还是很简洁明了的。


不一会儿他就找到了播放列表,但仔细去看,却发现里面只有一首歌,而且歌名还是……


“歌词不重要歌名是我的一个小秘密”?


因为屏幕一次性只能显示六个汉字,所以王俊凯等着MP3把所有汉字向左滚动完,才完整地把句子理了出来。


噗,这家伙居然还搞神秘。


王俊凯挑了下眉,就点进这首明显被重命名过的歌曲文件,听了起来。


 


“我的失眠开始于每天和你说晚安


我写很多诗唱很多歌都不够甜


我说很多谎话让你觉得我好玩


我觉得 你好讨厌”


 


王俊凯:????


 


他默默听了一会儿,除了女声温温吞吞旋律也算不上好听几个吐槽之外,心里全是疯狂的问号,陆思恺这是什么意思?


又想到重命名的歌曲文件名字叫“歌词不重要歌名是我的一个小秘密”,王俊凯想,好吧,歌词不重要,可关键是,这歌他根本听都没听过,怎么会知道歌名。


还一个小秘密,糙汉子如王俊凯感到迷茫了,女人心海底针,他此刻正在大海里捞名为“陆思恺”的那根针。


拿着MP3又一脸懵逼地听了一会儿,王俊凯还是没能明白陆思恺想要表达什么,遂随手退出MP3的播放界面,按了一下向右的符号,结果发现,这种屏幕小成这样的MP3,居然也有“电子书”功能……


谁特么用这么小的MP3看电子书啊……


王俊凯随便点了点,这一点,他就欣喜地发现电子书里有个文件名字叫“歌名”,估计就是无聊至极的陆思恺跟他玩的所谓“小秘密”。


他几乎是忍不住要叹气了,女生的心思他果然是不能理解的。


什么“小秘密”不能当面说,还要绕个十万八千里以这种方式告诉他。


 


但吐槽归吐槽,王俊凯叹气完,还是忍不住内心那点好奇,点开了那个电子书文件。


然后,他不经意的眼神却蓦地一顿,心忽然猛停了一拍。


再然后,一阵夏末的风吹来,把他的眉眼染上温柔的笑意。


 


那个名为“歌名”的电子书文件长得很,而且MP3屏幕又那么小,他足足按了好几下向下的按钮,才总算把整篇文字看完,但文字太长没有关系,最精华的都集中在前四个字上。


那四个字是:“我喜欢你”。


连起来念则是:“我喜欢你胜过削好的水果周末的零食延后的死线冰镇西瓜正中间的那一口肆无忌惮的赖床和空调房里盖棉被的感觉但我就是不敢告诉你”。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长这么智障的歌名么?


王俊凯一边笑得眉眼弯弯,一边又觉得陆思恺听歌的品味实在太糟糕了。


 


我喜欢你,胜过削好的水果,周末的零食,延后的死线,冰镇西瓜正中间的那一口,肆无忌惮的赖床,和空调房里盖棉被的感觉,但我就是不敢告诉你。


 


唉,王俊凯心想,陆思恺啊陆思恺,你所谓的小秘密就是这个么?


这算什么小秘密。


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都知道啦。


 


-


 


崔平为王俊凯生日派对订的餐厅是一家日料店,装修很有范儿,墙壁上贴着很多和风海报,进门时还要脱鞋换上木屐。


王俊凯抵达的时候,陆思恺已经到了好一会儿。


她之所以要提前溜,不仅是为了让警卫给王俊凯那个碎花包裹,还有一个目的来着,她和崔平、章武几个人约好,要在王俊凯来的时候给他一个surprise。


殊不知崔平章武两个人早就把这个“surprise”泄露出去了。


 


但说是说surprise,其实也就是很俗套的关灯放礼花献蛋糕,听起来似乎操作难度很低,但遇上脑筋不太好使的陆思恺,就变成了难事。


——明明大家说好的王俊凯一进门他们就从后面的某间休息室蹿出来给他惊喜,可陆思恺忽然想起自己的粉色大爱心手工皂还明晃晃地放在大厅里,便忙蹬着双木屐就啪哒啪哒溜出去想取走。


然后王俊凯打开餐厅门,就在一片半暗不暗的安静中看到陆思恺鬼祟的身影,伴随着木屐笨拙的啪嗒、啪嗒、啪嗒声。


……陆思恺还能再蠢一些吗。


 


看样子似乎是还没有发现自己。


王俊凯悄悄把门带上,就转过身,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盯着自己的小女朋友在黑暗里忙活,还自以为机灵又智慧地在捂着嘴贼笑。


他只穿着袜子上了台阶,仗着身轻如燕,悄悄走到了陆思恺身后。


陆思恺正蹑手蹑脚要往休息室走,压根没发现王俊凯已经来了,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她不知道王俊凯已经来了,也不知道这会儿为什么还要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实在是很蠢了。


 


王俊凯趁她没反应过来,便忽然一把从背后把陆思恺抱住了,另一只手伸上去,把陆思恺马上要破口而出的惊叫捂住,嘴唇凑到女生耳边,很轻的气流声,“先别让他们出来。”


陆思恺猛遭“袭击”,着实吓得不轻,但认出抱住她的人是王俊凯后,不由得很没骨气地懒下来,直接顺势就靠在了王俊凯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去轻轻顶男生的下巴,像一只撒娇的小兔子。


王俊凯黑暗里勾起唇角,又轻声道,“……我看到你的小秘密了。”


陆思恺一愣,想起来所谓的小秘密,忍不住就有点害羞,她和王俊凯相处的状态特别奇特,亲亲抱抱举高高啥事都干过了,可是面对面说喜欢却还是会害羞到脸红爆炸,而且其实,她还没有当面对王俊凯说过“我喜欢你”。


他们之间因为那一个月的变故,似乎只在戏剧节晚会表演结束以后的那一次表白,和海边唱歌表白一次,而两次表白都是王俊凯说的,她只是给了肯定的回应而已。


尽管陆思恺内心里是一个十分不含蓄的痴汉女子,但真要把那情意说出口,又觉得话到嘴边,有千斤那么重。


 


王俊凯也是一样的吧。


他本来就不是说话特别好听,特别会哄人的性格,所以每句说出口的关心都一定是最真挚的,那些文字承载着一个很稳重、很诚恳的灵魂,懂的人自然懂。


 


王俊凯把女生转了一圈,面向自己,然后双手揽住了陆思恺的腰。


刚刚背对着没有看到,现在借着隐隐从窗户边透进的光,王俊凯看到陆思恺手里捧着一个巨大的粉色爱心形状的手工皂。


……这个画面怎么看,都很像陆思恺每次撒娇时特别爱发的那个表情包。


王俊凯没忍住“扑哧”笑了声,索性也不用气流声说话了,“这就是你废寝忘食为我亲手做的生日礼物?”


还真的是,很有陆思恺的个人特色。


陆思恺没想到这会儿礼物就被他看到了,有点闷闷不乐,“……嗯。”


她垂着脑袋,爪子轻轻摸着手工皂的一条侧边,心里懊悔,早知道就去买个好看的包装袋装起来了,这个手工皂特别难做,爱心形状很难把控的,她做了好几次,都因为线条不够流畅放弃了,现在家里正堆着好几个残次品,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把它们用完。


 


王俊凯看出她有点失望,忙凑上去亲了一下小家伙的眼角,“好看,我肯定每天都用它洗澡。”


“真的?”陆思恺露出喜色。


想象一下,王俊凯在洗澡的时候,捧着这个巨大的粉色爱心在身上擦,这画面得多么辣眼睛啊。


于是陆思恺欢乐了,她觉得这个礼物真是特别有意义。


 


躲在休息室偷窥了半天、结果吃了满嘴狗粮的崔平、章武终于按捺不住了,把大厅灯打开,就一个人推着蛋糕,一个人打着礼花筒,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俩真是够了,”崔平表情有点无语,“明明知道我们几个在里面待着都快发霉了,还在这里慢悠悠秀恩爱。”


今天放学得早,来参加王俊凯生日派对的除了崔平、章武,还有明显和他们校服颜色不一样的崔莉,白溪也来了,除了这些熟面孔,王俊凯在篮球社的另外几个朋友也都来给他捧场。


所以怎么说,其实刚刚他们在外面甜蜜蜜秀恩爱,把这么一帮子人冷落在里边,咳,确实还挺过分的。


 


王俊凯松开揽着陆思恺腰的手,把女生手里的粉色大爱心夹在腋下,就双手合十,很真诚地道了个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和女朋友见面太高兴了,忘记了大家。”


所有人:“……”


你还特么有完没完了。


章武凑上去“咻”地就给王俊凯一拳,这家伙自从和陆思恺确定关系以后就特别欠扁,每天脸上挂着生活有滋有味建议大家都来谈恋爱的脑残笑容,真是见一次想打一次。


他们三个人高二没能分到一个班,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们高一就不在一个班,但真的朋友无所谓一不一个班,必要时够给力就好了。


像生日这种事么,其实男生间不会那么在意,但鉴于阿俊今年刚谈了女朋友,女朋友又这么积极联系他们,想给阿俊搞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派对,崔平章武几个虽然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实际上这么多人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也挺开心。


 


于是王俊凯人生中过得最闹腾的生日开始了。


惯例性的点蜡烛唱生日歌许愿是最尴尬的环节,王俊凯实在不太适应这种略显少女的氛围,草草许了个愿就一呼噜把蜡烛全吹灭了,几个男生完成硬性任务,这下嗨起来了,一个个开始抢蛋糕,抢鸡腿,围在一起玩起了骰子。


餐厅里登时一片嚷嚷声。


 


陆思恺和白溪、崔莉坐在一块,一边咬着手里端的蛋糕,一边心里飘过来几片乌云,她本来确实是想给阿俊找好多人、好多人,热热闹闹办生日派对的,但真热闹起来,她懊悔地发现,居然……


居然没她什么事了。


阿俊被那么多男生围在中间,她也不好意思硬凑热闹,可作为派对的主办人,被干晾在这里,算怎么一回事儿啊。


陆思恺往男生堆的方向伸头去看,只能看到一个个圆润的后脑勺,后脑勺后面偶尔露出阿俊笑得特别开怀的模样。


算了,她又咬着手里的小汤匙笑眯眯了起来,阿俊开心,她就开心。


 


白溪把嘴里的蛋糕吞下去,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听说王俊凯这次考试排名很前啊。”


“嗯,”说到这个,陆思恺表情自豪中又有点微妙的担忧,“他好聪明哦,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就超过我了。”


“你也对自己太没信心了吧,”白溪斜她一眼,“谁不知道你这次考试比年段第二那个女生高了三十几分,人家好不容易考次年段第二被你这么碾压,要是知道你现在在为这种事情担忧,绝对要气吐血了。”


“啧啧,”崔莉表情嫌弃地摇摇头,“学霸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崔莉今年刚上高一,由于中考成绩不佳,家里期望也不大,就“顺其自然”去了十三中,这会儿和八中两个文科实验班的女同学坐在一块聊天,感觉自己压力山大。


 


-


 


派对足足进行了有三个小时之长,最后大家凑在一块,擦桌子,收垃圾,把整个餐厅勉强恢复到能看的程度,就各自脸上挂着满足的笑,打道回府。


陆思恺被“晾”了一个晚上,这会儿有点不开心,坐在男生单车后座上的时候一个劲地埋怨,“早知道不叫这么多人来了,一晚上都没跟你说上话呢。”


 


虽是夏末,夜晚的风却已经有些凉意。


王俊凯的刘海被风吹开来,露出眼睛里明晃晃的笑意,“我们每天都说这么多话,才一个晚上,你就要受不了了?”


“对啊!”陆思恺耍赖皮,紧紧搂着王俊凯的腰,把脸埋在男生背上左右晃了晃,声音愤懑,“我就是这么缠人,你就说你喜不喜欢吧!”


“喜欢,怎么不喜欢。”王俊凯故意逗她。


陆思恺掐了一把他的腰,语气恶狠狠地,“还敷衍我!”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王俊凯求饶,话锋一转,忽然喊了一声女生的名字,“陆思恺。”


“嗯?”


“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陆思恺摇头晃脑的,在夏夜晚风中像只被呼噜舒服的猫。


王俊凯声音稳稳的,“我想好我未来打算要做的事儿了。”


 


嗯?


陆思恺有一秒的怔愣,随即略显迟疑地开口问道,“……是什么呢?”


阿俊什么都好,但硬要找一个缺点的话,大概就是他之前过得太随心所欲了,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想做什么,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目标。


其实这哪算缺点呢?不过就是社会规则强行要求的“爱好”、“理想”罢了,年纪轻轻的人很多都没有理想,或者说,他们拥有的短暂想法最终都只不过指向了一个明确的目的:生存。


碌碌无为,随波逐流,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


那么现在阿俊与她说,他想好未来打算要做的事了。


陆思恺知道王俊凯的个性,话只要说出口了,就代表他已经想清楚了。


所以她最最最喜欢的阿俊,她觉得酷得不得了的阿俊,未来想要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王俊凯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了她一句,“你还记得在松屿的那场音乐会么?”


“嗯。”陆思恺点头。


怎么会不记得?


她好喜欢舞台上的阿俊,那是和生活里的他那么相似、又那么不同的阿俊。


“那天你们先去海滩上准备烧烤,我在收拾舞台,有个三十几岁左右的男的自称是唱片公司的人,和我聊了几句。”


“嗯……”陆思恺安静地听。


“他觉得我挺适合走歌手这条路的,所以问我愿不愿意去他们公司参加面试,当时我拒绝了他。”


陆思恺急了,“多好的机会啊,你怎么给拒绝了呢?”


王俊凯笑了一声,“你先别激动,”一顿,男生的声音有些涩,“陆思恺,你要想清楚,如果我真的当成歌手了,……我们俩的未来,就会更不一样了。”


 


不一样的未来。


这几个字光是从字面上,就透露出某种残酷的信号。


从前的陆思恺特别害怕这个信号,因为她觉得,不一样的未来基本上就奠定了不可能善始善终的感情,因为时间消弭激烈的情感,空间又使恋人间失去肌肤相触的温度、眼神交汇的心照不宣,还有那些雪天里的牵手、洗发水的香味和一碗热粥扑鼻而来的熨帖。


但现在的陆思恺不怕了。


她坐在单车后座上,抱着王俊凯的腰,笑眯眯道,“阿俊,你喜欢唱歌吗?”


“……喜欢。”王俊凯的声音顿了一下,但很坚定。


“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王俊凯单手把陆思恺环在腰间的手捉紧了。


陆思恺回握住他,声音轻快,“我的阿俊那么厉害那么酷,”她眼睛在夜色里闪烁,像王俊凯那天晚上唱的歌,闪亮如灯火,陆思恺轻轻道,“所以你会同时拥有我和唱歌的。”


 


遥远的天边有几颗星星。


它点缀着夏日的夜色,让王俊凯心里吹起疾风,忽然有一种想要立刻停下单车,回身抱住陆思恺的冲动。


他虽然很早很早就知道陆思恺珍贵,可直到这一刻,他才猛然间意识到一个事实,遇到陆思恺,真的是他人生里最幸运的事了。


 


可少年哪里又知道呢?


遇到王俊凯,同样也是陆思恺人生里最幸运的事。


所以陆思恺觉得,她可以为了这件“最幸运的事”付出努力,他们或许会遭遇很不一样的未来,但她可以努力,那些可能的挫败都还没有来临,即便来临了,她也一样可以去克服。


 


当歌手。


对陆思恺而言,这是一个多么、多么、多么遥远的事情啊。


这意味着形形色色的人将会进入到王俊凯的生活里,他会同时拥有荣耀和质疑,他会站在离她很远的舞台上,做一些她一点概念也没有的事情,而歌手并不是一个全是风光的职业,掌声和讽刺的声音会共生共存。


可是陆思恺很认真地对王俊凯说,“你会同时拥有我和唱歌的。”


只要你还想要拥有我,你就能拥有我。


未来那么长,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


所以在我们都还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对方的时候,我希望我是你的力量,而不是阻扰。


 


王俊凯沉默,然后在轻轻拂着的风里又开了口,“前不久那个人又联系我,我才知道他是国内最大唱片公司世纪寰宇的制作人,他还说,我之前在松屿的表演被一些观众录下来传到网上,已经引起一定关注了,所以可以让我直接进公司作为练习生接受训练,成年后出道,我告诉他我现在还是学生,他就表示我可以只用周末的时间去公司,我当时跟他说再考虑几天看看来着,……陆思恺,你觉得我该答应吗?”


“唉。”陆思恺叹了一口气。


王俊凯心提了起来,“你……不想我答应吗?”


“不是,”陆思恺抱着王俊凯的腰,脑袋靠在上边,声音闷闷的,“我就是觉得你太傻缺了,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不马上答应。”


王俊凯:“……”


怎么忽然就开始说他傻缺了。


但王俊凯的心扑通、扑通,在夜色里慢慢加快了频率。


他从来没有觉得未来如此明朗过,像眼前的雾忽地被一阵大风吹开,露出了未来皎洁的模样。


王俊凯知道那皎洁的模样背后,不一定全是光鲜亮丽,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少年桀骜,不忌惮骤雨疾风,——况且,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单车行驶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王俊凯忽地停下车,把陆思恺拉下了后座。


陆思恺猝不及防,只能一脸懵逼地任男生拽着,可怜的单车因为没人管顾,默默往后倒在了地上,发出“砰”一声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


陆思恺:“……”


卧槽,王俊凯要做什么??


这阵势,跟流氓抢亲没两样了。


 


她想要回头看看车,但王俊凯却双手捧着她的脸,吻急急落了下来。


此刻月明星稀,晚风轻拂。


十字路口偶有行人路过,都有些好奇,又觉得有伤风化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陆思恺脸红得像刚摘的草莓,觉得王俊凯可真是太讨厌了,都不注意一下八中学生在X市人民心中的光辉形象!但王俊凯亲下来,她却又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什么意义的吻,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唇舌交缠,一开始的略显急迫,到后面的温柔试探。


王俊凯额头抵着她的,眼睛亮晶晶,沉默了好长时间,才说了一句令陆思恺啼笑皆非的话:


“陆思恺啊陆思恺,你为什么这么棒。”


陆思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棒。”


然后他们两个人大眼瞪大眼,一会儿,忍不住一起笑了起来。


 


笑声随着夜色飘荡,落在风里,像一阵清脆的风铃。


这是十六岁的他们,明晃晃,脆生生,如同两株尚未长成的高大梧桐树,正朝着光明的地方努力抽枝伸展。


他们的故事从春日开始,有着粉红的颜色,并将持续到下一个春日,再下一个春日,数不清的春日们在等待着他们。


 


思春期很短暂,可回甘却那么长,如果要给这长度一个确切的值,陆思恺悠悠想,抬头看了一眼夜色中同样笑容明亮的王俊凯,她胆大包天,就姑且先定个一百年的时间就好啦。


 


 


FIN

评论

热度(307)